自强之歌

从失学少年到资深翻译的读书人生 ——武汉出版社 明廷雄
时间 : 2018-07-17 17:14:17 来源 : 本站原创 点击数 :

明廷雄,1967年出生于湖北省阳新县农村寒门。一岁多时患小儿麻痹症,落下后遗症,7岁前只能靠移动木凳行走,7岁后开始拄双拐走人生。1995年考上湖北大学英语系研究生,主攻翻译专业。1998年毕业后分配到武汉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。现为武汉出版社副编审,学者型编辑,独立责编或参与责编的图书有多种获全国性图书大奖。

 热爱阅读、写作和文学翻译,发表原创作品和翻译作品近百万字,其中数十件译作被《读者》、《青年文摘》、《青年博览》等多家知名杂志转载;在《英语世界》、《英语广场》、《新东方英语》等学习类期刊上发表英汉对照译文70余篇。长期担任《英语广场》杂志编委。曾获《海外文摘》杂志“2006年度优秀译者”荣誉称号。目前已出版专著和译著8部,其中译著《如何成为卓越的大学教师》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后,一年之内重印了6次,读者和媒体好评如潮。该书于2010年被《中国教育报》授予“2009影响教师的100本图书”之最具潜质奖。

 目前,他在工作之余,正承担着北京某著名出版社的国学翻译任务。要不了多久,我们将会看到由他翻译的颇具特色的英文版《论语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孙子》等国学经典著作面世。

 回顾明廷雄多年来奋斗的足迹,让人感慨万千。

求学篇:坚信读书改变命运

 明廷雄的人生经历颇为坎坷。出身于农村寒门,靠拄双拐走路,年少时还一度失学,很难想象他是如何改变自己不幸的命运的。但明廷雄确实让自己的命运得到了改变。秘密是什么呢?那就是,一定要读书!

 他用自己的行动再一次阐释了“知识改变命运”这个道理。

 小时候上学,碰上下雨天,乡间的田埂小路不好走,他母亲就背着他去学校。这一背就是好多年。他常在母亲的背上感到自责,觉得自己是个废物。母亲总是鼓励他要好好读书,书读好了,自己就能重新站立起来。他把母亲的话记在心里,读书总是比别的孩子用功。上初中后,他开始住读,锻炼自理生活的能力。上初一和初二时,班上就他一个人住读,晚上他独自一人躺在一间空旷的大黑房子里憧憬着未来。

 1981年,明廷雄参加中考,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阳新县的一所重点高中。但厄运也对他开始了新的考验。就读不到半个月,校长就让他退学,说他是残疾人,即便将来考上了大学也可能不被录取,会影响学校的升学率。

 这场灾难一下子砸碎了明廷雄对未来的梦想。他年仅39岁的母亲更是极度伤心,猝然病逝。这双重的打击让年少的他陷入了无边的绝望,他在崩溃的边缘苦苦挣扎。三年后,他才慢慢缓过神来。他对自己说,我不能放弃,不能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一生。我一定要读书!母校新任的校长接纳了他,让他插班高二。

 1986年高考,又是一段难熬的日子。经历诸多周折之后,他终于等来了大学录取通知书。1988年大学毕业后,他回到家乡阳新,从事中学英语教学,一教就是5年。在教学之余,他除了写文章之外,就是从不放弃读书,因为他有更高的理想在前面向他召唤。1995年,他考上了湖北大学外语系研究生,主攻翻译专业。这使他有机会在后来翻译出那么多优美动人的文字。

工作篇:做个学有专长的好编辑

明廷雄热爱出版工作,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。自从进了出版社,他就立即爱上了图书编辑这个职业,从一个出版业新兵逐渐成长为一名有口皆碑的好编辑。

质量是图书的生命。在编辑工作中,他始终牢记“质量第一”的理念,认真审读和编校每一本图书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出错的环节,努力把编校差错消灭在书稿付印之前。

他独立承担责编工作的第一个重点项目是《诺贝尔奖史话丛书》,该丛书一套8册,计138.7万字。他非常谨慎,反复将书稿逐字审读了五遍。这套书面市后,不仅受到读者的喜爱,而且跟台湾世潮出版有限公司达成了版权贸易,于2003年在台湾出版发行。另外,这套书中的《傲慢与偏见——诺贝尔奖获奖者的误区》、《破译生命的密码——诺贝尔奖与遗传学》两册书均于2001年获得第十四届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二等奖。

紧接着,他参与了《20世纪诺贝尔奖获奖者辞典》一书的编辑工作,责编其中40万字。该辞典篇幅巨大(全书116万字),要求严格,他不分昼夜埋头苦干,一连将稿子看了不下六遍,不停地调版,不停地修订,一直持续到出片,最后又将胶片核对了两遍,这才放心地让其下厂付印。编辑辞书的辛苦难以言说,但甘苦寸心知,他感到很满足。该书出版后,获得了好几个奖项:2002年获第十五届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一等奖,2003年获第五届国家辞书二等奖;2005年获第二届湖北图书奖提名奖。

2010年,社里让他承担《易之启示》英文版的编辑工作。该书中文版之前已由本社出版,之后作者在新西兰出英文版,但委托武汉出版社负责英文书稿的具体编辑工作和印制事宜。明廷雄二话不说,接受了任务。易经理论很深奥,又是英语所写,他非常谨慎,每出一次清样都要反复核校。那段时间,他几乎被弄得筋疲力尽,牺牲掉了许多个双休日,因为这本书稿的难度实在是超出他的想象。作者远在新西兰,读不了这边的排版稿,时间又紧,他只得请打字员将他每次核改过的电子稿做成PDF文件,发送给作者核实。每次作者都有新的发现和补充,他都要小心翼翼地进行核对和提出新的质疑。这样进行了五六个回合,花费了三四个月的时间,总算解决了双方发现的所有问题,图书如期付印,赶上了作者在新西兰举行的新书发布会。作者对此非常满意并充满感激,多次来信表示感谢。

天道酬勤,这些年他责编的图书多次获奖。值得一提的有:《向阳湖纪事(下)》,获2010年湖北省社会公益出版专项基金,并于2011年获第二十四届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一等奖。《品读武汉文化名人》获2011年湖北省社会公益出版专项基金。《智者的幽默》和《女杰的故事》两册书2007年入选“湖北省100种好书”,并获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二等奖。《我的时光俪歌》于2006年获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二等奖。除此而外,他参与了社里多个国家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五”项目和国家“985工程”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项目,独立责编了多种重要图书。

 但明廷雄并不停留于一般的编辑要求,而是要做一个学有专长的编辑,将编辑工作提升到事业的高度。

编辑是个“杂家”,但一个好的编辑还要尽可能成为一个“专家”,要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,形成自己的编辑特色。

为达到这一目标,明廷雄刻苦学习,勤于写作,努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学者型编辑。他觉得,编辑要提高文字处理能力,就得先提高应用文字的能力。动手写作就是对文字最直接的应用,是提高语言文字能力的最有效途径。写作有助于编辑文字水平的切实提高。一个编辑只有自己会写,才谈得上会改,才可能改得好别人的文稿。写作对编辑而言,具有必要性。同时,编辑一定要学有专长,只有这样,编辑在审稿时才能更好地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,发现其不足,指出其错误。

几年下来,他发现自己颇有收获,在全国各类报刊发表了多篇书评和出版论文,外加原创作品和翻译作品近百万字。他还策划和写作了4本英语学习类图书:《6步战法学英语》(普及版)、《6步战法学英语》(挑战版)、《英语口语顶呱呱》(白金版)和《英语口语顶呱呱》(钻石版),这些书均由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。

 所有这一切,使得明廷雄对图书的编辑出版有了更切实更全面的认识,也更坚定了他毕生献身于我国出版事业的坚强决心。展望未来,他的内心充满无限希望。

翻译篇:做好翻译需要超常付出

 读研期间,他开始在全国几十家报刊上发表作品和译作,在学生中反响很大。写作是很早就有的一种爱好,翻译课也早在读本科时就开始了,但是读研后,他更加注重翻译实践。他想,读书就要学以致用,学翻译同样如此。他碰到过许多学生甚至大学老师,学了很多年翻译,教了很多年翻译,却很少动手,连篇像样的短文都翻译不到位,更别说发表什么译文和专著了。明廷雄对自己说,我绝不可以这样。

 翻译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,不是在课堂上就能学得好的,要不断地练习。而且,做翻译要对语言有艺术般的审美能力,因为翻译是用一种语言来表达另一种语言所表达的思想时的再创作。你对两门语言都要熟悉,都要热爱。如果你不热爱,你不可能做出好的翻译。乔布斯说过:“只有热爱,你才能成就不凡的事业。”

 这种热爱的培养有许多途径。明廷雄找到了他自己的途径。

 他喜欢去阅览室。在浏览海外的一些英文报刊时,他有幸读到一种十分精美的生活小故事或是小感悟,这些小文章篇幅多在两三千字左右,内容贴近生活和人类的情怀。其中许多作品,语言简洁、流畅,文风清新、优美,修辞平朴、多姿,写技高超、娴熟,堪称佳作精品,读来令人耳目一新。每每碰上这样的文章,他总是迫不及待地要一口气读完,他被其中那种说不出的美所吸引、所打动,不忍停下来稍候片刻。而且他觉得读一遍还不过瘾,还要一读再读。于是他将部分自己最钟情的作品复印下来,反复地读,长时间地回味,全神贯注地背诵和复述,最后发展到忍不住拿起笔将它们翻译出来,对两种语言的结构运用和美的表现进行仔细的比较和认真的揣摩。一段时间下来,他深感获益匪浅。很快,他的翻译作品就开始一篇又一篇地在全国各种报纸杂志上发表。毕业时,他的译文都可以出一本集子了。

 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翻译水平,有一段时间,他专门以英汉对照的形式,向《英语世界》这样顶级的英语学习类杂志投稿。几年下来,他竟然在《英语世界》、《英语广场》、《新东方英语》等知名杂色上发表了好几十篇译文。2001年,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《倘若鸟儿回还》一书,该书就是他平时发表的译文的一个集合。这本书出版后,收到读者良好的反馈。不少学生和公司的白领,选用该书提升自己的英语能力。更多的读者则沉醉在一个又一个故事的美好阅读之中,竟忘了英语学习的枯燥,却又发现自己的英语己在不知不觉中大踏步向前。有的则干脆把它当作一本翻译美文教科书,反复欣赏和研磨。

 2007年,他对《倘若鸟儿回还》一书的文章进行了大量的替换、增补和修订,之后将其一分为二,变成《24个心灵安慰》(A版)和《24个心灵安慰》(B版)两册,于2009年重新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面世。这成为他英语美文翻译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,可谓译笔生花,其高超的翻译技巧和扎实的语言功底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。

 2006年前后,他在《海外文摘》杂志上发表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译作。为表彰他对该杂志的长期支持和贡献,该杂志授予他“2006年度优秀译者”荣誉称号。

 2004年,他受北大出版社委托,开始翻译《如何成为卓越的大学教师》一书。该书从美国引进,这之前已被译成6种语言出版,畅销全球。但中国大陆还没有该书的译本。明廷雄主译了这部书。有时为了译好一句话甚至一个词,他要不厌其烦地查阅十几种工具书。理想的译文不仅需要高超的翻译技巧,更需要一种踏实的奉献精神。有付出才有真回报。果然,该书于2007年出版后,一年之内重印了6次,读者和媒体好评如潮。为此,《中国教育报》于2010年授予该书“2009影响教师的100本图书”之最具潜质奖,颁发了荣誉证书。

 这些年,明廷雄在工作之余,一直没有放弃英语学习和各种翻译活动。因为他还有更高的理想等着他去实现。

梦想篇:想好好译几本国学经典

 要想做好翻译,首先就要打好语言基本功。在学校读本科的时候,他就曾在午夜的被窝里、凌晨的厕所里、寒冬的雪地里拼命地学习英语。参加工作后,他又利用业余时间刻苦补习古汉语。

 就英语学生而言,翻译有两种,一种是英译汉,另一种是汉译英。说实话,想把英译汉做得忠实而漂亮,已属不易,而汉译英则更有难度和挑战性,这是许多译者停留于英译汉,不敢向汉译英靠近的缘故。要做汉译英,汉语自然要好,英语的要求相比于英译汉时的要求更高。英译汉时只需要看懂英语、理解英语,汉译英时则要学会用英语自如地表达,还要表达得地道,符合英美人士的语言习惯。这个不容易,要靠平时大量的汉译英实践的经验积累,同时要进行大量的英语阅读和写作。

 明廷雄有一个翻译国学经典的梦想,就是将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《论语》等经典著作,用自己的风格,以非常通俗易懂的英语翻译到国外去,为传播我国文化尽一份力。

 还在读研时,明廷雄跟古籍专业的几个学生同住一室。当时有个室友爱读《易经》,明廷雄对古汉语没太多感觉,看不懂。后来他买了一册英汉对照版本的《易经》,发现英文用词简单易懂;看懂了英文,再回过头去看原典,感觉相对容易些。从那时起,明廷雄就萌生了将来翻译国学的想法。但这样的翻译要做得漂亮,需要做到两条:一是要有针对性地学习古汉语,要舍得花时间,有选择地好好学几册古代经典著作,这样才能透彻理解古文的意思。近几年,他利用双休日和平时晚上看电视的时间,不停地恶补古汉语,为了读懂《论语》,他竟然反复钻研了十好几个不同的权威版本,阅读了上百种外围发挥性的版本。其他国学经典的读本和相关的历史图书,到目前为止,他读了三百多册。二是要用上口易懂的英文来表达,译文不仅文意上要“信”,即忠实于原文,同时语言上要“达”,即流畅通顺,甚至还要有点“雅”,比如讲究结构对称工整,灵活使用英文习语和固定搭配等等。他不同意“宁信而不顺”的说法,主张既要“顺”,也要“信”,不将二者对立,因为总有折中方案可寻。只要肯花时间琢磨,经常是柳暗花明,豁然开朗。明廷雄倾向于认为,翻译就要达意和传神,在达意和传神的同时尽可能保留原文的句式风格。他要用最简单的英语来翻译那些深奥的东西,而用简单的英语来表达深奥的道理是个大学问。译文是给读者看的,要考虑到读者的阅读感受,使用的英语一定要简单,应该适合大中学生和一般外国读者或留学生阅读。这样的翻译才有意义。为了达成自己的这一翻译理念,参加工作后的十几年来,他仍然坚持英语学习,每天听广播录音,揣摩外国人的用词习惯和技巧。

 经过充足的准备和积累之后,他终于等到了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。那是2010年底,他试着把《论语》译了几章(段),发给北京某著名出版社的一位资深策划人,对方看后,大加赞赏,当即答应出版,把他策划的“国学好易学双语读本”的选题列入了出版计划。随后的业余时间,明廷雄开始了潜心的国学翻译工作。

 明廷雄的事迹很多,曾感动过许许多多的人。他刻苦学习的劲头、发奋图强的精神、开拓进取的锐气时常让人怦然心动。尽管明廷雄的人生道路不会平坦,但心里有梦不觉冷,我们相信,他的路最终会越走越宽。

而且,无论对谁,只要你有一颗坚持的心,成功就会离你不远!

路总是很长,只争朝夕。

 


(责任编辑:root)